穿越之妲己后人

穿越之妲己后人第五章

那之前还有麻烦得先解决。

“银子!今天晚上有空吗!不知道能否倍我参加个小宴会!”今晚是迹部家宴会举行的ri子呢!我几乎都快忘记了。

虽然,我可以完全无视迹部家的手段,但我讨厌做麻烦的事情,能简单解决最好,直接表示自己非单身的最好办法。所以,我需要一 个男伴。

凌本来是最好的人选,但他和我的关系,人尽皆知不好带出去,蓝叔和小乌也能猜到,小葛的话,外表过关,但气质和脾气显然不过关。所以,银子就目前看来是唯一适合的人选。

“小夜的邀请,我怎么舍得拒绝呢!”银子笑咪咪的答应下来。

“那么!”我笑盈盈的看着他。“凌,那就麻烦你把银子好好的打扮打扮吧!”看着他身上的那身白se长袍就碍眼。

这次宴会的地点是在迹部本家举行的,车子从门口进去后,还行驶了一段时间,树木茂盛的庭院,华丽的喷水池,攀满浓郁蔷薇的hua墙,品种不一,颜se不一的各式玫瑰在hua园中怒放,显然迹部的玫瑰绰号来自遗传。

车子慢慢的在某巨大的欧式建筑前面停下,在一身白se西服的银子的搀扶下,慢慢的从车中漫步到大厅中。

原本我以为我见到的会是一片歌舞升平的繁荣景象,可是映入我眼帘的则是优雅中带着丝丝的活泼的装饰,没有想象中的挂着虚假面容的贵妇和西装革覆风度翩翩的男人,有的只是各个打扮入时的hua季少男少女们,说是宴会,还不如说是年轻人的聚会。

而且眼熟的人还真不少啊,看来和我持同样主意的人还不少。上次比斗中出场过的女生几乎全在场,但几乎全是非世家的或是比较偏的分支之类的。

迹部家这次做的很明显,但是他们估计没想到,踏进了这个领域的人,只有少的可怜的少数人还看的上世俗的钱财。不只是世家的人看不起普通人,在那些世家中修行的人,也多少受到了些影响,只是没有到世家中的那么偏执罢了。/

而她们带来的男伴中,同类几乎占了全部,至少入目的那么多男xing中,几乎都有灵力的波动。

“这些人都不是普通的人吧!”银子的笑瘫有了一点点的抽动。

“是啊!这算是一场大型的相亲活动吧!”只是男方就一个迹部景吾而已。

“是上次见过的哪个迹部家的小少爷!”银子挂着笑呵呵的表情,“不过,什么时候,他家开始热衷这种游戏了啊!”

“只是那颗水仙hua碰到了些麻烦。”被鬼怪缠上了。

但他家的算盘似乎打错了,那些女生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,更多的是顾及老师的面子,毕竟,对任何一个有尊严的女生来说,迹部家的这种态度,简直就是一种侮辱。

“哦!那小夜,是来看笑话的喽!”银子一边说着,一边从服务生手中端过两杯红酒,随手便递了一杯给我。

“我有表现的这么明显吗!”接过红酒,轻轻的抿了一小口,味道还不错。

爱看戏,爱看别人倒霉,是魔女的天xing和我自己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。而帮迹部解决麻烦,是迫不得已,某中意义上来说,是非自愿的行为,毕竟这是没有报酬的麻烦,很亏本。

宴会?相亲宴?

对于迹部的妈妈,那个现实版的灰姑娘故事里的公主,我还是有些好奇的。比起纯洁无暇的白雪公主,我还是比较喜欢幽暗的黑天鹅。

而现在我终于看到了这个黑天鹅般的女人,和我想象中的一样,这位夫人并不是大和扶子般的jri本传统女xing,而是西方国家的贵妇人模样。

迹部景吾长的和这位夫人几乎没什么地方相似,迹部景吾的长相完全是继承了他的,但这位夫人的气质则被迹部景吾完全的继承了。那种高傲,那种自信。

不知道是因为保养还是天生丽质,和自己的儿子站在一起的她,不象母子,反到像一对姐弟。

“那位女士就是迹部家的夫人,看起来意外的年轻!”

“恩!很厉害的一位夫人,我很喜欢!”接过银狐狸的话,我一点也没有掩饰,我对这位夫人个xing的认同。

“哦!那还真是难得啊!”晃晃手中的酒杯,银狐狸四下打量了下迹部夫人。

“喂!喂喂!别说的我好象是会看所有的女xing都不顺眼的,把嫉妒当饭吃的白痴女人好不。”我讨厌的只是那些为了所谓的爱情什么的而把女xing的自尊什么的全抛弃的nc。

“哦!”

喂!喂!你那怀疑的语气,是什么意思啊!看他那表情,我忍不住吐槽。

说实话,迹部景吾毕竟还年少,面对这场宴会即使再怎么不情愿,脸上还是不能表现出不满,看看他现在的表情,人谁都能看的出,他的不满和不情愿。

而迹部夫人,该说她不愧是老油条吗!挂着温和的笑容和女孩子们,一个个的打招呼,语气和蔼,没 有一点的架子,让在场的大多数女生都很有好感。

“你是安培家门下修行的夜小姐吧!”温柔和蔼的语气,幽雅的举止,近看的话迹部夫人看起来更加的漂亮。

“迹部夫人叫我小夜就可以了!”小姐这个词的话,就免了。

“小夜”迹部夫人还没说,原本黑着脸的迹部景吾,一脸诧异的盯着我的脸。

“怎么,景吾认识这位夜小夜吗!看着自己儿子那失神的脸,迹部夫人皱了皱眉头。

“不是”迹部景吾自言自语的抵语着。

“呵呵!我的名字很普通,大概迹部少爷认识和同名的人吧!”水仙hua露出这么不华丽的表情还真是少见啊!

“哦!也叫小夜的人吗!我很好奇是个怎么的人呢!”一直沉默着的银狐狸c了进来。“哪天有空的话,迹部少爷也介绍给我认识下吧!”

“你是蓝染财团的市丸副总裁呢!”看到银狐狸,迹部夫人似乎很吃惊。

“好久不见了,迹部夫人!银狐狸似乎对这位夫人也不陌生。

“每想到,能在这见到市丸副总裁呢!”迹部夫人的表情,马上热情了不是一分二分。

蓝染财团的历史比之迹部家是远远的长久的多的,而且蓝染财团的高层亦都很神mi,很少出现在各种宴会上,但蓝染财团在ri本的影响力却是谁也否任不了的。

“我是陪小夜一起来的呢!”

“看来,市丸副总裁和小夜是旧识呢!”迹部夫人一副了然的表情,眼神还有着一抹可惜。

小口的抿着红酒,然后慢慢的向着食物区走去,与其在这听着两位无聊的官方似谈话,还不如好好的享受美食,因为几位“重要级美食”的光临,晚餐我几乎没吃多少,而以迹部家的家事,他家的美食应该不会令人失望。

丑时之女

“虽然我自己知道我的脸很有杀伤力,但也没到稀罕到,迹部少爷这样‘瞪’着吧!”抚摩着泪痕,迹部景吾的眼神似乎要看穿我。而在吃东西的时候被别人这样瞪着,有再好的胃口也受不了。

“你也叫小夜!那么你的全名是什么?”完全答非所问。

“全名”怎么迹部少爷对我有兴趣!”放下手中的碟子,我饶有兴致的把全部的目光放在他的身上。“可是不行哦!虽然迹部少爷很优秀,但我可是有夫之妇哦!”且还不只有一个夫的说。

“他吗!”迹部景吾指指正在和迹部夫人打着官腔的银子。

“恩哼!”不否认也没承认。

“真是不华丽的对象!”

“我可以认为迹部少爷这是嫉妒吗!吃不到葡萄的酸狐狸心态?”看他那明明被气个半死,却因为形象而不能发作的纠结表情,真是可爱啊!

“你”我真怕他手中的酒杯被他给握破啊!“谁会看上你 这样的母猫,脸皮还真厚!”

“不是哦!”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,“我不是猫哦!”是狐狸才对。

不过,令我没想到的是苏夜月对迹部景吾的影响会那么深,对与爱情这东西,我一直保持的是看戏的态度,除了凌和黑绵羊,对与其他和我有胶集的男人,我更多的认为我们只是因为一时的愉悦,而不存在所谓的爱情什么的,但没想到迹部居然会真的陷进去。看他的神情,是真真正正的喜欢,或是说爱上了苏夜月这个人。

“虽然我不怎么喜欢这个家伙,但不可否认,他是真的很不幸的喜欢 恩!爱上了你。”敖莱突然的出声打断了我的思路。“凌并不反对你后宫的增加,大不了,你也收了这个小子啊!”

我没想到一向和景吾不怎么对盘的敖莱也会为他说话。而它口中的后宫一词,则很囧人。喂,你这家伙你确定你和凌是死党,而不是敌人或对手。

好吧!不可否认,曾经的我因为过去的记忆(前世的记忆),所以多少对王子们还是保留着些许幻想,但那真的只是一点点啊 ,而且在遇到那么多的事情后,那一点点的幻想几乎已经全部都烟消云散了。

如果是最初的自己 的话,面对一个自己曾经喜欢过的各方面又那么优秀的男生的追求,估计我睡觉都能笑醒,可是现在不同了。

该说人生太多变还是命运捉弄人!

吃饱喝足,然后和大家聊聊天,换换情报,胶流下感情,大好关系,对大家都要好处,朋友多总比敌人多好。看来迹部家也算间接做拉件好事。至于宴会的主人和少爷,则选择xing的被大家遗忘了。

“小夜刚刚和迹部少爷聊了些什么啊!”

回头,不知道什么时候银子神出鬼没的从我身后冒了出来。

“没什么呢!”撩撩头发,回头看着他,“怎么,你们聊完了。”

“恩哼!”点点头,算是回答。

“你”嘶!空气中突然弥漫开阵阵的y寒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大家一阵慌乱,但马上都镇定了下来。

白hua花的影子,参合着红se的血影,从四周飘了进来。一股浓厚的血腥味,扑面而来,其中还参合着一丝丝的蜡烛灰烬的味道。

“丑丑时之女!”随着某人的惊呼,大家才发现在一大群的鬼魂中,有一个身穿白衣,胸口挂一面铜镜,脚踩着单齿木,嘴里咬着一把木梳,用生铁淘环戴在自己的头上,并且c上三gen蜡烛(代表着感情,仇恨,怨念三把业火),一手拿着铁锤,另一手拿着五寸钉的女子。

作为ri本代表xing的鬼怪之一,大家对她多少都了解。她几乎不会出现在人类面前,但不可否认一般的法师和巫女gen本对付不了她,反而成为她的“盘中餐”。

但现在她这样大大咧咧的出现在人类,特别是一群的巫女和法师的面前,对方也肯定是有备而来,事情真的是大条了。

激斗

“哎啦啦!没想到能看到真实的鬼怪呢!”相较于大家的慌乱和担忧,某只狐狸明显的是在幸灾乐祸的准备看好戏。

我真想一扇子把他给扇飞,虽然丑时之女和那一群对我没有任何的影响和杀伤力,但很明显,这算是小喽罗啊!谁知道后面还会出现什么。麻烦神马的最讨厌了。

因为是参加宴会几乎没有人会把法器之类的带着身上,所以,在场的人的力量就 大大打了个折扣,但反应还算不错。

“秒物啊!秒物啊!快返回吧!回到你原来的地方!”

“驱散怨敌的之诅咒气息吧!”

“借用强大的神之御手,消除恶鬼怨灵之影吧!”

“”

给类驱邪的法术不要钱似的往鬼怪的身上撒去,虽然因为缺少法器的加持,威力少了很多,但毕竟人多势众,白衣的鬼魂一下子就去了很多,但对于红衣的鬼魂和丑时之女却没造成太大的影响。

“那是?”当法术击在丑时之女身上的时候,似乎出现了水波样的透明东西!

“天眼!开!”闭上眼睛,把术集中在眼睛上,睁开。

在丑时之女的四周,有着结界似的东西的存在,击在她身上的法术都被结界吞噬了,然后被吞噬的力量,被集中在了丑时之女身上佩戴的那面铜镜上。

“法术怎么会没用?”

“怎么回事”

“”

面对大家的集体攻击,却对对方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,一下子,大家都慌了神。

“是她!是她!是她回来报复了!”迹部夫人的脸全白了,瘫在地上,不断的低语着。

“母亲!”迹部景吾马上跑到自己母亲的身边,把她扶起来。“你怎么了!”

“景吾!”看到自己的儿子,迹部夫人的泪水马上就喷涌了,抱住他。紧紧的抱住,想落水的人,一下子抱住了浮木一般。

“恩!”我现在才后知后觉的发现,这里还有普通人。不要说丑时之女很厉害,单是普通的小鬼就能解决掉俩母子。

“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!结!”顺手甩了个结界把母子俩罩在里面。“你们不要出结界!”

“啊!”

已经有受害者出现了,厉鬼群已经杀过来了,边缘的某法师成了倒霉鬼,被厉鬼的怨气伤到了,黑气在他身上游荡,如果救治不及时的话,绝对会死于非命,然后成为新的厉鬼。

召唤出幻,化作羽扇,一扇,“甘霖咒!”微风化细雨,落在他的身上,驱散怨气,恢复体力与伤痕。

“这是什么!不像是恩!和她们的法术不一样!”银狐狸突然的冒出这么一句话,还顺手一道鬼道,击伤一只厉鬼。

“这是中国的道术,ri本的法术就是由中国的道术繁乏来的。”看银狐狸鬼道轻松的击倒厉鬼,死神的力量算的上是厉鬼的克星之一吧!

“哦!”银狐狸点点头。

一扇,道道加入佛家能量的风刃,轻易的把一只厉鬼驱散。“银,现在能不能在这里解放斩魂刀。”

“始解的话,可以呢!”银狐狸似乎玩上了瘾,把厉鬼当做玩具,完分尸游戏,“这些东西很有趣呢!阿波罗看到的话,一定会很感兴趣的呢!”

囧!

“别玩了,先把那些红衣服的一次xing解决!”怨气那么重的话,肯定会引来更多强大的存在。

“既然是小夜的摆脱的话设杀吧!神枪!”果然,死神出马,魂魄类很快就清洁溜溜了。

“哎啦啦!没有效呢!”一阵刀光剑影,其它全清理gan净了,唯一的意外就是神枪击不破丑时之女的结界。

看着银狐狸,微微展开的眼睛,再看看全身笼罩着y暗的丑时之女,我握紧手中的羽扇。

结束

“麻烦了!”丑时之女已经够麻烦了,而那诡异的结界更是麻烦中的大麻烦。

“怎么会没有效果!”在场的人,几乎全是知道死神这种存在的知情人,对死神的能力也都明白。

“有结界!她身上有结界!”聪明人还是有不少的,终于有人发现了结界的存在。

“结界?”

“开眼才能看的见!她身上的那面镜子,可能就是关键。”

“”

知道结界的存在,并不代表事情接下来就很好解决,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谁破了结界,反而令所有攻击的力量都被那镜子吸收了。

“啊嘞嘞!还真是麻烦呢!”

“是很麻烦!”白了一眼,还是一脸悠哉的银狐狸,“但愿那面镜子的效果只是结界,而不是”

把所有的攻击吸收进来,然后加倍的释放出来,返还到攻击对象的身上,希望那面镜子没有这样的效果,不然的话,依刚刚的攻击力量,这里的人,没几个能安全的脱身。特别是这里还有两个完全没有任何自保能力的普通人。

“那上鬼修炼制过的法器!”

敖莱的突然出声,吓了我一跳,“你想吓死我啊!刚刚不出声,现在才出声。”

“我是刚从记忆里找到那面镜子似乎被某个实力还不错的鬼修炼制过,要小心,鬼修的手段大多很诡异很麻烦。”

“鬼修!”靠,现在连鬼修都出来了,在记忆里看到鬼修很不易,中国的修真界都难得一见鬼修的存在,没想到在这里居然会出现鬼修。

“对方既然能驱使这些鬼怪,那么对方至少是鬼王级的。”敖莱的话,可谓是火上浇油啊!

“汝负我命,我还汝债。以是因缘,经百千劫,常在生死;汝爱我心,我怜汝se。以是因缘,经百千劫,常在缠缚。”仿若轻声的喃喃声,在空气中回荡开来。那时丑时之女的诅咒。

刚才的猜测成了事实,浓郁的黑暗死亡气息,从丑时之女的镜子中随着咒语,不断的益处。

“快闪开!”扯上银狐狸,飞快的在自己和他身边结下结界,这样的浓度,被碰到可是真的会出人命的,不只是我,在场的人全都有这样的自知之明。

随着诅咒的结束,那黑气居然凝结成一条黑蛇的形态,冲出镜子,居然能在不破坏丑时之女结界的情况下,绕过众人,直冲向完全没有防备的迹部母子。

“靠!”居然来个声东击西,要是在有这么多yy师和巫女以及一个死神的场合下,还让两个普通人被鬼怪袭击成功的话,我们的牌子,可谓真的是会被砸个粉碎啊!

这种情况下,还真没有人有那速度去挡下那攻击。没时间给我考虑的时间,直接扯下头上还是发饰状态的敖莱,扔过去,抵挡住黑蛇的袭击。黑蛇在击中敖莱后,直接化为了黑烟消散了。而敖莱也在众目睽睽下重新化为蛇的形态。

“哇!你谋杀啊!”在反应过来后,敖莱马上气得是火冒三丈。“我有得罪你吗!果然是最毒妇人心。”

“你不是没事吗!”作为神龙一族,区区这样的诅咒,要是挡不下来的话,估计他的先祖都会从上面跑下来,直接把这个不合格的后辈直接人道销毁了。

“怎么会!”除了念咒语,一直都没开过口的丑时之女,一脸呆楞的瞪着敖莱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“是时机了!”手中的扇子,化为一柄泛着青关的古剑,趁着所有人,包括丑时之女还没有反应过来时,我直接冲向对方,一剑劈开对方的结界。

令我没想到的是,效果居然意外的好,原本哦只打算破了对方的结界,没想到连带镜子,甚至丑时之女都被这一剑给劈成了两半。

“不”带着不甘和愤恨,丑时之女死死的瞪着我,渐渐的化为灰烬。

“这”我则呆楞楞的盯着手中的剑,“这威力也太”

“小夜,真是厉害呢!”银子,笑呵呵的收回神枪,镀到我的身边。“小夜的扇子也是斩魂刀?”

“斩魂刀?不是哦!幻不是区区斩魂刀能相比的哦!”斩魂刀是死神的半身,归gen结底还是属于凡品,而幻却是神的手笔。“不过,现在还真是麻烦了啊!”

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我的众人,以及被我不小心附带劈成两半的地面,我开始头疼了,无论是我表现的实力,还是敖莱的存在,都会为我以后的生活带来麻烦,真是槽糕的一踏糊涂。

“胶给我了哟!”银狐狸眯着眼,笑得一脸灿烂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带着粉se兔子的怪东西。

“这是”

“记忆转换器哦!”一按,除了我和银子,在场的所有人全昏了。“哎啦啦!还好我今天顺手带出来了呢!”

暴露

记忆转换器编造的理由是什么,我是不得而知了,反正现在的我,正一脸悠闲的坐在自家的沙发上,啃着凌j心准备的蛋糕。

“你说,出现了鬼修?”凌一向淡然的脸上,也出现了吃惊的表情。

“嗯!据敖莱的说法,等级还不低,是鬼王级的。”c起蛋糕上的草莓,扔进自己的嘴里,我漫不经心的说着。

凌又从厨房里端出一大盆已经处理好了的水果,放在我的面前,然后在我边上坐下,“鬼王级的鬼修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“哎啦啦!蓝染大人,我们是彻底的被遗忘了类!”一直被我无视的虚圈一gan人,很自来熟的自己动手,喝着明显是我假的茶。

“哼!”豹王冷冷的瞪了我一眼,又转过头去了.

汗!小葛,你傲娇了啊!

“比起其他的,我更好奇小夜口中的鬼修是什么?”而蓝染则挂起了曾经迷得小桃妹妹找不到北的温柔面具。

囧!你们这一群咋还在这啊!真是麻烦啊!麻烦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人气小说推荐More+

重生之干爹
重生之干爹
现代重生 娱乐圈 沉稳霸气干爹攻x冷淡蜕变世故受 多cp he
夜继凉
千金和长工(1V1,H)
千金和长工(1V1,H)
γūsūωūм.cδм(yushuwu【同时更新只想和你睡】===夜里,小姐在简陋的柴房里,衣衫尽褪,湿漉漉的花穴摩-擦着粗布下男人的肉-棒。长工紧绷着浑身健壮的肌肉,黑眸注视着起起落落的身影,低哑地提醒道,“小姐,你明天可是要成亲的。”满脸春情的小姐眯着眼尾,冷哼了声,“哼……呜,这亲结不成的。”走心走肾糙肉文,1V1,SC美-艳傲娇大小姐X器大活糙壮汉长工
月半喵
两面(叔侄)
两面(叔侄)
γцγěωěň.cǒм(yuyewen)沈邺南是俞市市民眼中的好书记,年轻有为,清廉无私,然而却不是如烟心中的好叔叔。那个男人前17年对她不冷不热,后来硬要拉着她坠入地狱……冷面叔叔×假面小侄女那些不为人知的隐秘事。亲血缘,慎入
帧木儿
校园肉欲行(1V1 SC H)
校园肉欲行(1V1 SC H)
℉ūщèищǎиɡ.℃δм(fuwenwang)正读高三的夏暖,一天中午突然穿进了另一个时空的校园,这里没有道德,没有节操 ,只有肉欲,随处可见肏穴的男女。在这里,夏暖遇到了一个跟暗恋老师叶修长得极像的神秘学长陆衍,只有他才能帮她避开校园内的种种危险。为了活下去,她答应 了学长用她身体肉偿的条件。在现实与异时空不停穿梭的夏暖,渐渐发现,只要她呆在暗恋老师身边就不会穿越。当温文尔雅的老师撕下面具时,
小妖不眠
勾引姐夫(禁忌h)
勾引姐夫(禁忌h)
.rourouwu.0rg许嘉嘉有多讨厌姐姐许梓静呢?大概就是想要她去Si吧!或许让她痛不yu生才是最好的,而姐夫胡云生是把合适的刀,只是她没想到这把刀最后也伤了她。注意1、看书名和简介——三观不正2、男非处 3、中间nVe、结局e(对于男nV主而言)总是写甜文腻了,尝试一下别的风格,本文不代表作者三观!勿骂!
昔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