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雪草

5

“饿了,你喂我吃。”宝宝也不客气,指使身下的男人为她服务。没力气呢,有人使唤干嘛要客气。

莫六也不恼,真的拿起银筷银汤匙喂了起来。即使很饿,她吃的还是很秀气,细嚼慢咽,吃到喜欢的还会戳戳他的腰示意再来些。莫六趁着她吃东西的空当,自己猛吃了些,当然也不浪费大少的一番美意。

补充了体力做啥?还想接着战啊!人家都提出业绩要求来了,拼到j尽人亡也要达到要求!

宝宝再次醒来已经是半夜,身边的男人还在睡。只是,他们似乎已经不在那个包厢了。

推推莫六。那厢睡到一半被叫醒有些不爽。

“这哪儿啊?”

“我家。”

宝宝嘟嘟嘴。“你接着睡,我回去了。”

莫六撑着身子起来,瞄了时钟一眼。“大小姐,三点多了。”

“夜不归宿要被记过的。”煞有其事。起身开始穿衣,双脚落地时一阵腿软,就那么瘫在地上。转头看看莫六,这厢得意地直笑。

“这会儿回去也是夜不归宿,宿舍大门早上锁了,你要是这时候把阿姨给叫起来,更惨。”双手架住她的胳肢窝,把她抱回床上,夹在自己双腿间当枕头抱着,接着睡。

“莫六,我今儿出来的匆忙,钱又没带够,能先赊着先不?”宝宝没啥睡意,伸手扯着莫六的乳头玩。

一把抓住她作恶的手,莫六也一下子没了睡意,恶狠狠地瞪着她。“你还真当老子是鸭了啊!”

“那不然怎么办。”嘟嘴。

“做我女朋友?”莫六有些挫败。真是喜欢她了,这会儿他都已经是她的人了,居然认命了,好吧,和她发展看看,都合适,他可以结婚的。

“不要。”不想,噶杂子拒绝了。

“什么?”莫六暴怒。堂堂莫家六少,被拒绝了!

“不要做你女朋友。我今儿来就是想把便宜占回来,现在没事儿了,咱俩两清了。”噶杂子的想法和逻辑,把莫六差点被气到脑溢血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休想玩完了就甩!”什么时候轮到六少跟人家讲这种话啊。他委屈,前所未有的委屈,想想,这十来年第一回想和初恋一样认认真真谈一回恋爱,居然被人拒绝了!老天!他莫六是遇上什么样的噶杂子啊!

“你太老了!”宝宝一脸嫌恶。

“我哪里老?我才二十七……”是啊!他都二十七了!可人家呢,大学新鲜人,才十九岁。确实老,黄金年纪的男人,配小loli,真显老了。莫六是从来没觉得自己老,可今天……莫六弱弱地反驳。“大八岁,刚刚好。”

“哪儿好了,都没愣头青身上的阳光味,我不喜欢老人气,慎得慌。”

堂堂莫家莫慎和啊!被人嫌弃到这份儿上!有点儿骨气的!不要拉倒!还不信找不着人来爱了!可,这会儿就是稀罕她!“男人!都他妈犯贱!”

宝宝莫名其妙地看着莫六。虽然是大实话,可他怎么就突然有了这感慨。白了他一眼,挣开莫六的怀抱,俯身去拿皮包。

“你要是再给老子钱,老子就灭了你!”老的打击已经够了,如果这妞再掏钱打发他,莫六觉得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天然呆!

宝宝不理他,掏出一个小盒子。“不给钱。”

给珠宝。大款的作风,翠绿的老坑玉,一枚观音,串着金链子。莫六小心脏不禁快速跳了起来。“送我?”

“本来要送给我爸的,便宜你了。”

得,敢情是借了别人东风,可这丫还是乐不可支。“给本少爷戴上。”

给点儿阳光就得瑟起来了!宝宝撇撇嘴,真给他戴上了。

莫六扶正坠子,光腚跑到浴室左照右照看了许久,最后才美滋滋地出来。

宝宝把被子拉到胸部以上。“这下两清了?”

敢情还是夜资费!

可这回六子不恼,他一下跳到床上,一把扯开被子钻了进去。

“诶诶诶!压死了!”宝宝猛叫。

“六爷高兴,再伺候你一回!”其实就是自己色心又起。

“啊!我身上没值钱的东西了!”

“这回免费的!”莫六还是卖力啊,可完事儿了腿都软了,想着,回家好好补补!回家让妈给好好补补!不信拿不下这噶杂子!

那天后,宝宝就和莫六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游戏。这头莫六追得紧,正事儿也不干了,天天跑人家学校里头,名车接送、送花送礼,赶上天气好还陪人家上课。那头宝宝逃得紧,为了拒绝名车接送生平第一次买了自行车,鲜花礼物统统往人家车上砸,可那变态看她砸东西却愈发高兴,送得更勤快。至于陪她上课,宝宝是有苦难言,总不至于逃课吧。这丫名正言顺登堂入室,当众宣布自己是她男友,永绝后患。

宝宝不干了。可人家大声说;“你敢不认!就是你强了老子,你就得负责!”

莫六不要脸,宝宝还要脸的!

“六子,你也有今天。”莫六这么大的动静,江末修当然有所耳闻。

“老子乐意!”嘴硬。

“搞不定吧?这小妞悍着呢,末杰和她过招,从小到大一点便宜都没占到。”江末修乐呵呵的。

莫六一听一激灵。“你们认识?”

“啊,认识。世交。”

“艹!你不早说!”

“也得你问啊。”无辜。

“快!人口普查,把她祖宗十八代全报上来!”

“六子,你不是她的对手。”

“老子不信邪。”

“人至贱无敌,你是先天占了优势,可人家天不怕地不怕,不乐意的事儿天王老子也拿她没法。”这是公道话。从小到大没见这妮子怕过什么人,她老子惹她不高兴,就剃她老子胡子。对奶奶和妈妈倒是又敬又爱,就老爷子稍稍制的住,那也是在她理亏,老爷子发飙的前提下,可他还真没见过老爷子真的对她急过。

“你不是和她一起长大吗?是人总有弱点吧。”希翼。

江末修认真地想了想,摇头。

莫六绝望。

“真说起来,倒是有。”

莫六怒。“你丫一气儿说完!”

“宝宝喜欢古董。越怪的东西越喜欢,尤其喜欢死人的东西,不好搞。嗯,她爸妈是拿她没办法的,可她爷爷治得住她。我记得小时候宝爷爷说:我们家宝宝,十五岁我就把她嫁了!女孩子家,到了适婚年纪就得嫁人,不能像她妈,拖着二十岁才肯嫁进我们家。”这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。

“大恩不言谢!”莫六来了精神。

“要谢的,记着,有事儿将来要你帮忙。”狐狸笑容。

晚上被叫回家吃晚饭,莫四带了苏又菱回来,一顿饭吃得大家开胃开怀。吃完后莫六陪小米散步,看着小米甜蜜蜜的模样,他郁闷了。这会儿就觉得,全世界最不幸福的人就是自己了。

“怎么了这是?一副为情所困的挫样。”北京晴朗的秋夜,天很高很高,空气也格外清新。小米披着小外套,任由莫六揽着自己信步大院。

“你哥我失恋了。”莫六仰天长叹。

“你 ?失恋?”小米大笑。

“别笑啊你,再笑下去你哥哥我就真觉生无可恋了。”莫六懊恼地拧拧小米的脸蛋。“我失恋就这么好笑?”

“没没,不好笑。今儿我做回知心姐姐,来,说吧。”抱歉地假装擦拭眼角根本不存在的泪水,小米拉着莫六到锦鲤池旁的石凳上坐好。

“嘶……”莫六双手环胸,苦恼万分。“你说说你哥我哪里不好啊,那小姑娘就这么不待见我。你说我追她追得多有诚意,有空就去等她下课,送花送礼物,追女生的招我都使了,可人家就是一直说no!”

“你那不是诚意,是老油条。”小米打击他。“哪来的小姑娘啊?”

“就一大学生,特有意思,特有个性。”个性到了极点就是没有个性。谈到心上人,莫六一脸陶醉。

“我看你是找罪受。”小米翻了个白眼。“如果真的不成,就放弃得了。”

“唉……”莫六长长地叹了口气。“不想了,来,陪哥看星星。”

十分钟后……

“今儿有星星吗?”小米抬头看天。光害这么严重,星星还能看得见吗?

“你在陪你哥,当有不成吗?”

半个小时后……

“傻丫头,失恋的是哥,你哭啥啊。”莫六心疼得伸手去擦小米脸上的泪水,感动到不行。

“你失恋我哭什么啊,我这是脖子扭到了……”

作者有话要说:

咳!不是不想更。而是本少爷对每次更的字数有要求。

这些天日夜颠倒,有本事开电脑安下心来码字,本少爷都他妈佩服起自己来了

我只能说,莫六太淫荡了。下一章已经在码了。明儿凌晨阿根廷要赢了!明天我就再更!普天同庆!

六少_八旗子弟(三)

自从那次占回便宜以后,宝宝就坚守防线再也不被诱惑了。说不想,那是骗人的,这种事儿就像毒品,尝过后很容易上瘾的。可宝宝脑子清醒,这家伙就是块狗皮膏药,沾上了甩都甩不掉,以免后患无穷,还是少招惹为妙。只是,现在才想这个,会不会为时已晚?

宝宝还想呢,反正已经开荤了,找个年纪小的,青春无敌,生猛有力,多喜欢愣头青身上的涩味,汗水、阳光、青春,有点羞涩,还有点猥琐。可身后有莫六呢,这家伙现在就像是屠龙的老巫婆!宝宝看上一个他就处理一个,愣是让宝宝有那个色心没那个机会。

有人说,烈女怕缠郎。其实有点道理。不过前提还是,你多少得有点喜欢人家,不然,宝宝这样子的个性,你缠啊,真不喜欢你,你当她面跳楼给她看她都能眼珠子都不眨一下坦然走过。

宝宝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喜欢莫六的。说俗套了,自己的第一个男人,还是有他的特殊感觉在的。况且,莫六除了老一点、不要脸一点、猥琐一点,其他条件还是蛮好的,至少床上功夫很过关,就是不知道干不干净。呃,算了,纠结这问题没现实意义,干不干净都拆封用过了。

可后来,宝宝还是被莫六追到手了。过程很复杂,也很,无语。

其实,不就一泡眼泪的事儿嘛,要知道这噶杂子心软成这样,莫六早哭给她看了。

话说那天莫六送宝宝回宿舍。下车前一阵激吻,莫六差点没把持住。可那丫头一巴掌就给他扇一边儿去了,然后跳下车子招呼都不打就走了,莫六当然追,门开得快,站得太急,一头装上车顶。乖乖!不止头疼,还咬舌头了。莫六顿时捂着脑袋蹲在地上,眼泪都给逼出来了。

平时这情况莫六是肯定追上来了,可今儿久久没动静,宝宝忍不住转头,就见那男人蹲在地上……哭。

“诶,你哭什么啊?”跑回去,蹲在他前面。

痛得说不出话来。从没觉得这么丢脸过,莫六头一扭,转到一边接着哭。

“我不是故意不理你的,其实我也不是讨厌你,我就是不想交男朋友,被我爷知道他肯定立马把我嫁出去。别说你没准备好娶我了,我也没想嫁你啊。诶我说你别哭啊……”莫六听着听着来劲儿了。前头几句真是听得他心花怒放,可后两句怎么就那么刺耳。谁说他没准备好娶她了?原来她没想要嫁给他!

说白了!宝家的宝依涵怕眼泪,任何人的眼泪,一遇上眼泪她就没辙,就像一些人看到蛇会吓得手脚发软一样。

灵机一动。一把握住她的手,顺着她的话演下去。“那咱俩好的事儿不让你爷知道还不成吗?”

“我不交那不更省事儿。”

舌头一动,更疼。

“诶!我也没说绝对不交啊,你别哭那么惨啊。”

死皮赖脸把人抱住。“我保证不让你爷知道还不成嘛。咱俩好吧!我那么待见你,你不也挺喜欢我的嘛。跟我好了,我天天带你去吃好吃的,我天天让你强,我天天把你伺候爽,好不好?好不好?”

太淫荡了!太没尊严了!莫六直接出卖肉体!

这是莫六总结出的经验,不按理出牌才对宝依涵的味儿。你瞧,这不,这噶杂子的表情,犹豫了,不再是斩钉截铁的否定了。

“你摸摸!你摸摸!我想死你了!你也想我对不对?”抓住人家姑娘的手就往自己兄弟那里按,这事儿也就莫六做得出来,这种事儿也就宝宝当是正常的。“咱俩好吧!我一定对你好!我带你玩好玩的,你想玩什么我都带你去,咱俩好,成不?成不?”

能不成吗?

宝宝被拐了。

我说,莫六你个不要脸的!

“成倒是成,不过你得先给我一份健康报告,证明你没暗病啥的。”虽然为时已晚,但宝宝还是要个保障,这会儿不是想到这个问题了嘛,心里头疙瘩,总不能以后在一起都提心吊胆的。

莫六气极。要搁别人跟他说这话,管你要死!可是宝宝呢。“我每次都戴套的。”

“那和我一块儿怎么从来不见你戴啊?”害她每次都要去买事后药吃。

一把抱住她的腰耍赖。“我就不戴!我就要在你里面,和你肉连着肉,水合着水!”

“你个荡夫!”真淫荡啊!可宝宝不得不承认,这男人淫荡起来还真他妈的诱人对胃口。

莫六这阵子春风得意,兄弟们看他走路都生风了,没事儿一个人都能傻笑个半天。

“我说六子,你能不要笑得那么淫荡吗?”莫四看不下去了。

“我乐意!”莫六下巴一抬,而后又想起件事儿。“哥,你说送女人礼物的话,送什么好?”

“哟!你六少不是情场浪子嘛,还用送东西给女人啊?勾勾手指她们就上来了。”莫四冷笑。

“六子,你问四哥做什么,他也得有这个经验啊,你四嫂没回来前他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,还送啥礼啊。”二少大笑。

莫四狠狠给了二少一眼刮子。“看你送什么女人,要是认真的,最简单实在,女人还图什么?承诺啊。”

也得宝宝稀罕。莫六撇撇嘴,焉儿了。

“我送过你四嫂一只手镯,那是一对的,我也戴着。我送她那么多东西,就见这个她一直戴着。我见勋子也买了一对。”女人,就是喜欢男人对这段恋情的参与感。所谓情侣手镯、情侣衫,其实都是女人们缺乏安全感的一种慰籍工具罢了。

“成!就这个!”莫六一听乐了。这两对都是要修成正果的,他要吸他们的灵气!

那头二少眼尖,一手就勾出莫六脖子上的项链。“哟,六子,戴玉观音哪,金玉满堂,不错不错。”

就这样,从来追求时尚的莫六,脖子上挂着的“金玉”被兄弟们笑了好些天。

笑吧!笑死你们!老子乐意!老子高兴!

宝宝最近夜不归宿的记录变多了,室友自然是没问什么,这情况铁定是交男朋友了嘛,郭乐不是更常这样嘛。可中国的大学,对学生恋爱问题还是管得蛮严的,这不,记录一多,宝宝就被班导约谈了。

老班面前摊着一张记录表,再看看满脸无辜的宝依涵同志。怎么想得到,这满脸清纯、气质高雅的孩子会做这种事情呢。

瞧瞧!瞧瞧!夜不归宿,一周有五天不在寝室过夜,周六周日更别说。再看看!都是些什么理由!周一:看星星。周二:夜间蹦极。周三:看球。周四周五也懒得编了,直截了当:陪男友。

班导越看越气结,可,宝宝是个好学生呢,专业课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,尤其是艺术鉴赏这一科,写的鉴赏论文连老学究都拍手称好。这么个好苗苗,怎么可以毁在早恋上。

咳!还早恋哪?

班导清了清嗓子,尽量以平淡的语气说话。

“宝依涵啊,人生就像一列火车,会经过很多很多风景迷人的地方。但这些都不是我们的目的地,如果你中途下车了,火车是不会等你的。知道吗?”的b7b16ecf8ca53723593894116071

宝宝点头。当然知道,以前写作文的金银句,以前为了应付考试她还背过呢。

“老师也是过来人,青春时期的恋爱都是美好的,大学里的恋爱往往经不起社会现实的考验,现在的甜蜜,会造就将来的苦果。”继续孜孜不倦地诱导。

宝宝听得不是很懂。还说人家是他天然呆,宝宝同志也好不到哪里去,就一傻子、呆子。可有一点她是听明白了,恋爱嘛。

“老师,不是我想恋爱的,我是被我男朋友逼的。”

班导一听,这还得了!学生恋爱是被强迫的!班导越想越离谱越想越恐怖,心里想到的情况和宝宝的意思已经完全南辕北辙了。

“宝依涵!你该早点跟老师说!老师会保护你的!”

看看,误会了吧!天大的误会!

几个小时后,莫六黑着脸坐在派出所里头,身边坐着义愤填膺的班导和一脸茫然的宝宝。

“宝依涵,不用怕,有什么事情只管说出来,老师和警察叔叔会保护你的!”班导激动地抓紧宝宝的手。

诶诶!老太婆!放开我媳妇的手!

连市局局长也惊动了,特地派了第二秘书来了解情况。“这事儿,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是误会!误会大了!大到莫六因祸得福,大到班导暗中把宝宝的家人都惊动了。

“你个噶杂子!怎么跟人说的哪?都把我整派出所来了。”莫六头疼!刚和几个朋友谈事情呢,怎么就进来几个不长眼的公安,愣是把他带走了。一看就是菜鸟,不然怎么连六少是谁都不知道。

“警察同志,你听听,他还威胁人!”班导极力维护。

“我就说,我谈恋爱是被逼的。”确实是吖,要不是莫六一把眼泪一把鼻涕,她能这么轻易就被拐了吗?这是逼迫!红果果的逼迫!

莫六仰天无语。

班导立马狠狠瞪莫六一眼。

“好了,宝宝,跟大家说清楚。”莫六叹气。

“说清楚啥?”

“我逼你啥了?”

“你逼我跟你谈恋爱。”

“怎么逼的?”

“哭!”痛心疾首。

莫六的脸有些不自然,还有些暗红。可这会儿,总算是循循善诱,解释清楚了。这女朋友不是自个儿强抢来的,是哭回来的。咳!虽然传出去莫家六少就没脸了,可还是得说清楚。

在场除了两位当事人,所有人都面脸黑线。尤其是班导,感情折腾了那么久,是小情侣小打小闹玩情调!

莫六拉着宝宝的手从派出所出来。真稀奇,都这情况了,他居然还不顶生气,就是恼她,还觉得,干的这些破事儿,怎么就那么可爱!你瞧瞧她一脸无辜,又好气又好笑。

“我也没想到会变这情况啊,班导她反应过度了。”讨好地朝他笑笑。

不理她。

“好嘛好嘛,别生气了,人家也不是故意的。”

还是不理。

“我给你赔礼道歉还不行嘛。”

嘿!还不耐烦了!莫六气极。

“baby,回家给你‘刷牙’好不好?”宝宝,你变色了,彻底堕落了。

很好!再多争取点福利。

莫六还在美呢,可宝宝不干了。脚步一停,甩开莫六的手。“出息了你!不要拉倒!小姑奶奶回学校去!”

莫六赶紧追。男人,别贪心,见好就收吧。看看现在,福利还有没有先别计较了,人还得先哄回来呢。

“诶诶!我这不是平稳一下情绪嘛。没长出息!最没出息的就是我!行行好吧,小姑奶奶,别折腾我了,咱回家,我给你弄好吃的,行吧?”见过这么服软的莫六少么?可遇上宝宝,他什么辙都没有,除了认输就是服软。

这会儿宝宝是肚子饿了,听到有好吃的,才稍稍不闹腾了。你说,还就真的只是一个孩子,吃的能哄住,玩的能哄住。

莫六脑袋瓜子一转。“我说宝宝,不然去我家?香嫂,就是从小喂大我们几兄弟的阿姨,她煮的东西可好吃了!还有,我爷爷的书房里头有个唐代的端砚,漂亮到不行……”

“去!”听到有好宝贝,宝宝立刻点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人气小说推荐More+

重生之干爹
重生之干爹
现代重生 娱乐圈 沉稳霸气干爹攻x冷淡蜕变世故受 多cp he
夜继凉
千金和长工(1V1,H)
千金和长工(1V1,H)
γūsūωūм.cδм(yushuwu【同时更新只想和你睡】===夜里,小姐在简陋的柴房里,衣衫尽褪,湿漉漉的花穴摩-擦着粗布下男人的肉-棒。长工紧绷着浑身健壮的肌肉,黑眸注视着起起落落的身影,低哑地提醒道,“小姐,你明天可是要成亲的。”满脸春情的小姐眯着眼尾,冷哼了声,“哼……呜,这亲结不成的。”走心走肾糙肉文,1V1,SC美-艳傲娇大小姐X器大活糙壮汉长工
月半喵
两面(叔侄)
两面(叔侄)
γцγěωěň.cǒм(yuyewen)沈邺南是俞市市民眼中的好书记,年轻有为,清廉无私,然而却不是如烟心中的好叔叔。那个男人前17年对她不冷不热,后来硬要拉着她坠入地狱……冷面叔叔×假面小侄女那些不为人知的隐秘事。亲血缘,慎入
帧木儿
校园肉欲行(1V1 SC H)
校园肉欲行(1V1 SC H)
℉ūщèищǎиɡ.℃δм(fuwenwang)正读高三的夏暖,一天中午突然穿进了另一个时空的校园,这里没有道德,没有节操 ,只有肉欲,随处可见肏穴的男女。在这里,夏暖遇到了一个跟暗恋老师叶修长得极像的神秘学长陆衍,只有他才能帮她避开校园内的种种危险。为了活下去,她答应 了学长用她身体肉偿的条件。在现实与异时空不停穿梭的夏暖,渐渐发现,只要她呆在暗恋老师身边就不会穿越。当温文尔雅的老师撕下面具时,
小妖不眠
勾引姐夫(禁忌h)
勾引姐夫(禁忌h)
.rourouwu.0rg许嘉嘉有多讨厌姐姐许梓静呢?大概就是想要她去Si吧!或许让她痛不yu生才是最好的,而姐夫胡云生是把合适的刀,只是她没想到这把刀最后也伤了她。注意1、看书名和简介——三观不正2、男非处 3、中间nVe、结局e(对于男nV主而言)总是写甜文腻了,尝试一下别的风格,本文不代表作者三观!勿骂!
昔日